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六章 目中无人

发布:2018/9/7 14:49:39

加入书架

苏慕染瞥了瞥座位,并未就这么坐下去,身后的小翠很快上前,拿出手帕擦了擦,这才缓缓坐下。

站着的冯灵依脸色变了数遍,捏紧着衣角,恨不得抠破似得,却也只得陪着笑。

“妹妹这几日倒是舒坦。”苏如燕皮笑肉不笑,看着她突然说道。

苏慕染抬头迎上她的目光,毫不退缩,蓦地,勾起嘴角莞尔一笑,道:“姐姐怎的这般说?”

“妹妹重获圣宠,莫说不来找我和淑妃妹妹倒没什么,只是连姑母也不曾来看望,自顾待在宫中,莫不是舒坦是什么?”苏如燕心下一惊,自己这个妹妹素来软弱,怎么从冷宫出来后像是变了个人?

冯灵依闻言,还不忘加上一把火道:“就是,贤昭仪这是眼中没有太后娘娘吗?”

“姐姐可莫要给我安上这罪名。”苏慕染不由觉得好笑,她这个堂姐不护着自己同一天心,倒也罢了,反倒是和外人一起来打压她。

她一直琢磨不透这个苏太后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从原主入冷宫,她并未让人探望过便可知,原主怕是和苏太后关系一般。

日后,苏慕染并不需要和苏太后站在一起,她现今的靠山是皇帝才对,所以,特意在宫中待了两日,这才来慈宁宫会一会这老狐狸。

苏慕染眸光深邃,转而变换为清澈明亮,看向了太后道:“臣妾才从冷宫回来不久,身子虚弱,太医嘱咐让我静修调养,今日可算能出门了。这不是想着给您请安,便来了。”

要装虚假,表面功夫谁不会做?

只不过她也确实是那两天不舒坦,不想出门,今天想起来了,就来慈宁宫给苏太后请安,谁知一进来这堂姐就和别人一个劲儿的抹黑她。

“好孩子,你有心了。”苏太后的手抚在了苏慕染的的头上,看似当真是一副血浓于水的慈爱画面,可谁知这其中孰真孰假?

苏慕染眼中的厌恶一闪而过,众人没有捕捉到,低下头,道:“太后娘娘不怪我就好。”

“怎么会呢,你也别唤我太后了,和如燕一样叫我姑母吧。”太后看着二人有意无意的明争暗斗,将此收入眼底,倒也不说,慈祥的说道。

大概在苏太后看来,这两个人怎么样和她没有关系,只要有利用价值,嫡亲侄女也好,表亲侄女也罢,都是一样。

苏慕染垂下眼帘,看不出情绪,淡淡笑道:“还是算了,若是叫您姑母,别人非得说我仗着太后娘娘的关系,在这宫中横行霸道、欺压她人。”

话是没错,却总感觉有着那么点不对劲,说罢还看了眼一旁的苏如燕。

苏如燕气的脸色都变得铁青,牙都快咬烂了,仍是面上带笑,极为温柔的说着:“妹妹说的是,我做姐姐的也是疏忽了,倒也是妹妹聪慧,皇上喜欢。”

听着这话,苏慕染当真是一阵无语,后宫妃嫔一天闲着没事干就是瞎扯吗,话题都聊到她得皇上宠爱了。

一早就预料到会有人将宠爱做话题来针对她,苏慕染笑了笑,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道:“是啊,如若不是我聪慧,可当真便从冷宫中出不来了。”

“贤昭仪这是说的什么话?”太后含笑静观二人的争斗。

“我身旁的小翠那日给我拾了碗参汤补身子,谁料其中竟是被下了毒,恰巧我不小心没端稳给摔了,从侍女口中得知竟是有夹竹桃!”苏慕染缓缓说着,语气极为平静,却在“夹竹桃”三字上加重了语气,听的苏如燕心惊肉跳,面色尴尬。

“索性妹妹没事。”苏如燕故作松了一口气,替她感到幸运。

苏慕染视线划过她,若有若无的在她那处停留了片刻,苏如燕笑了笑,这才将视线转移他处,继续道:“是啊,也不知那下药的人是不是气的半死,定当是嫉妒我的美貌这才想害死我,丽妃姐姐你说是不是?”

“是,是啊!”苏如燕听到她提到自己,不由心慌。

一直被撂在旁边没能插上话的冯灵依见此,可巴不得凑上来,替她打抱不平道:“要我说,这人也太恶毒,定是作恶多端之人,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时的苏如燕已经接不上话了,苏慕染看了她一眼,笑道:“是啊。你们日后也得小心些,太后娘娘这吃食还是要细致着点。我记着丽妃姐姐身边的月珠很是忠诚,吃食可以派给信得过的侍女们来安排。”

苏如燕顿时心中如同一颗大石落下,不由厉声道:“你怎么会认识本宫身边的月珠?”

“姐姐这是什么话?”苏慕染一脸好奇的看着她,“本宫曾在娘娘那处见过她,看得丽妃娘娘很是信任,什么都交给她去做。”

原主确实见过月珠,但是至于有多信任是不了解,只不过下夹竹桃这等伤天害理之事能让她去做,也证明是可信之人,这么说也不为过。

“倒是本宫记差了。”苏如燕扯起嘴角,笑了笑,又起身朝太后福礼,“今日叨扰太后娘娘甚久了,臣妾便先行告退了。”

冯灵依和苏如燕一路来的,自然也是行礼说离开。

看着唱戏的主角都走了,这戏也没法唱下去了,苏慕染便也速速的离开这慈宁宫,一秒钟都不想待下去,老狐狸的在一边看戏让她极为不舒服,可苏如燕的打压她又不得不一步步接下来。

重华宫内。

苏如燕一脸愤怒的回到了宫里,众侍女都不敢吭声,屏住了呼吸,放缓了手中的动作,生怕将主子惹怒,自己怕是有不少苦头吃。

今日苏慕染在慈宁宫的那番话,怕是对参汤已经怀疑上了月珠,如若自己不将此后患解决,他日东窗事发,后患无穷。

“让月珠进来。”苏如燕吩咐了下去,众人顿时松了口气,只要不是让他们做什么就好,很快便将月珠叫了过来。

“娘娘。”月珠恭敬的行礼道。

方才有人来叫她时候已经和她说过,今日淑妃回来怒气冲冲,且是看着心情便就不好,让她仔细着点。

月珠伺候时间长了,自然也是清楚自家主子的这么些毛病,没多大放在心上。

苏如燕坐在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一壶酒,两个白玉酒杯,纤纤玉手拎起酒壶斟满了酒杯,拿起一个递给了月珠。

“上次参汤一事虽未能成功,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苏如燕拿着的酒杯已经放在了她跟前,这是不喝也得喝了,“这杯酒,本宫赏赐给你的。”

月珠看着那杯酒,听她说起下夹竹桃的事,便心知了她的决定,颤颤巍巍的接过酒杯,缓缓道:“还望娘娘照顾好奴婢的家人。”

说罢,抬头饮尽,转瞬便没了气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