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第2章 新娘的手捧花

发布:2020/7/21 11:51:10

加入书架

在这个可以跟明星的婚礼相媲美的仪式上,面对着底下乌泱泱的宾客,新娘白果问新郎汤振业,往后他们家谁管钱。

新郎汤振业先生,也就是汤包,他觉得有些为难,因为,在他们汤家,自打他记事开始,就是王翡翠在管钱。他堂堂一个富二代,还是个走路带风的,年轻的,面部棱角分明的,有着深邃迷人眼睛的总裁,然而,他是真的没有摸到过钱……

“当然是果果管!”是王翡翠的声音,她是站起来说这话的,大约是担心宾客们没听清楚,她又高声补了一句,“我儿子已经结婚了,往后啊,他的一切当然是由他老婆来管。大家说,是不是啊?”

场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台上裹着鱼尾婚纱的白果都快感动哭了。只是,蓝星移将镜头对准汤包时,发现此时的汤包已然面无表情,宛如蜡像。

仪式继续往下走,终于到了新娘扔手捧花的环节,这是蓝星移最喜欢的环节,他的前女友和前前女友,就是他在其他人的婚礼上,通过这个环节撩到(划掉)邂逅的。该环节说起来不外乎就是一堆女孩挤到台前,兴冲冲要去抢手捧花,谁抢到谁就能早日脱单嘛。蓝星移呢,他需要跟以前一样,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假装在不经意间接到手捧花,做出“是手捧花先动手的”的表情,接着,将它递给他认为最漂亮的女孩。

“希望你和你的他尽早相遇……”蓝星移递花的时候,往往会跟女孩直视。

据说,异性之间对视15秒以上,如果合眼缘,就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谢谢。”一般情况下,女孩都会有些害羞地接过手捧花。

“真幸福啊。”

“什么?”

“我说,那个能够跟你相遇的人,他真幸福啊。”说完这话,蓝星移便会露出一个极为克制的微笑,然后潇洒转身。

“那个……”

“我在。”他回头。

“你是摄影师?”

“是。”他点点头,“对了,你的脸,微偏65度很上镜,呐,不要动,就像你现在这样。”

“你拍我了?”

“当然,我喜欢用镜头记录一切美好。”

“照片的话,能不能……”

“给我你的邮箱。”

“不如,我们交换微信号吧?”

“这个啊……”蓝星移露出有些为难的样子。

女孩急了:“不方便?”

他慢腾腾地掏出了手机,略带着一丝不情愿:“也行吧。”

此时,蓝星移以拍照为名,挤进了抢夺手捧花的队伍!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那白果一手拿着花,一手举着话筒,徐徐走动,她的目光在台下搜寻着什么。

“其实,我特别想把这束花送给她……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我们俩一起长大,虽然偶尔会闹别扭,但我知道,我们都深爱着彼此。今天,我终于嫁给了汤包,找到了我的白马王子。可是她呢,她还单着……”白果深吸了一口气,“姐,我知道你来了,你快点上台啊,我要把花给你。你不是说28岁之前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吗?别害羞啦,快点上来!难道你想当剩女吗?”

姐?白果不是独生女吗?怎么突然冒出来个姐?这可不行啊,白果,你这是暗箱操作,不公平!蓝星移心内正忿忿,一个娇小的女孩从他身边穿过,不情不愿地跨上了台。

是,她就是用跨的,像跨栏那样。再看她的打扮,一头短发,素着张脸,格子衬衫加牛仔裤,完完全全不像是来参加婚礼的。咦,怎么又是刚才那位小姐姐?她居然是白果的姐姐?

白术接过了白果的捧花,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走下台来,掌声还未停,她一眼看到了蓝星移。

“你不是想要这个么?给你!”白术把捧花往蓝星移怀里狠狠一塞。

接着,她对那群女孩说:“你们要是也想要,就问他拿吧。”

蓝星移愣了一下,随即,他身边的那群女孩便蜂拥而上,开始了抢花之战。

“别急,别急啊……”蓝星移不知被谁推倒在地,“哎,别踩我,你这可是高跟鞋!谁的指甲!刮着我的脸了!不是,你们别冲着我来啊!哎呦……”

怎么不按剧本来啊?救命啊!

当蓝星移艰难站起,想找那位莫名其妙的小姐姐理论时,发现她早就没有了踪影。

白术从堂妹白果的婚礼上逃了出来。

白家到了白术父亲这一辈,人丁就开始凋零,白术父亲白伯西只有个胞弟,叫做白仲北,这白仲北就是白果的父亲。到了白术这里呢,她和白果都是独生子女,年龄又相当,本因分家闹得有些不睦的伯西和仲北两家人,不咸不淡地分享起了育儿经,这才终于有了来往。人都说,孩子是巩固夫妻关系的桥梁和纽带,到了白家兄弟这,孩子还成了连接兄弟关系的桥梁和纽带。这兄弟俩身形各异,性格也各异,连人生追求都是完全相反的,可以说,他们哪哪都不一样,共性唯有一个,那就是他们都疼爱女儿。

“什么堂妹,果果就是你亲妹。”这是白伯西总跟白术说的。

“不是亲妹,胜似亲妹。”白术的母亲丁香如是补充。

白伯西认为丁香有损了他一家之主的威严,正色道:“就是亲妹。”

丁香涨红了脸:“那不一样,她们俩要是亲姐妹,这里面的事可就说不清了……”

白伯西没理清楚丁香的逻辑,一张脸板得更正了,将火力继续对准白术:“总之,你和果果,你们之间要相互关心,相互关照,凡事都得有商有量。尤其是你,你是姐姐,你得主动点……”

父亲的谆谆教诲,白术虽然每次都会耐着性子听完,但她没少在心里嘀咕。首先,她和白果之间的关系并不像父辈他们想象的那么亲密无间,要是剔除这层血缘关系的话,她们顶多就是那种一般般的朋友,说“一般般”都是婉转的了。再一个,姐妹俩从事的工作也大不相同,白术是程序员,白果是美妆博主,这方面根本聊不到一块。

至于别的话题,那也得有时间聊不是?是剧不好追了,还是鸡不好吃了?白术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效沟通上?再不济,她还可以加班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