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2、你一直是我的小桥。

发布:2020/7/21 11:51:06

加入书架

第二章、

因为新郎不是你,所以这是我一个人的婚礼。

2010-3-2811:30来自蓝桥几顾的iphone

**

地下停车场这个时间几乎没有人,蓝桥气势汹汹地走着,高跟鞋底叩在地面上,磕哒磕哒的清脆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她挺直腰背,走得步步生风。

女人嘛,最重要是姿态好看,不要去想旁人眼里怎么看待你,你只顾悦己,自然而然会有被你吸引的人来爱你。

这样得意又悲哀地想着,忽然感觉自己脚步声里夹杂了别的声音,并且越来越近了……蓝桥心中有不妙预感,疑惑地回头看去,果然有一个戴鸭舌帽的青年在她身后两米左右,见她突然回头,那人也是愣了一下,蓝桥看他右手朝鼓鼓囊囊的腰间按去,心知不好,强装镇定地冷冷看着他:“你找谁啊?”

青年一双窄窄的眼睛阴沉地盯着她,声音嘶哑:“你是叫蓝桥吧?”

蓝桥面不改色:“我不是。”

青年又是一愣,随即目光盯在她胸口挂的感应式工作牌上,“那上面写着呢!”他手一指,神情变得恼怒,“你明明就是!”

“我叫蓝桥,不叫‘蓝桥吧’,有什么问题?”蓝桥藏在外套里的手暗暗地按下车钥匙,听到身后敞篷车打开车顶的声音,她心内沸腾,神情依然装得云淡风轻,“你有什么事儿吗?你说,我听着。”

“你现在立刻跪在地上自拍,发微博给贺舒道歉!”青年狰狞的脸涨红,“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喔……”蓝桥点点头,突然目光看向他身后,“喂!贺舒!这里!”

青年那双细窄的眼睛蓦然睁大!他不敢置信又狂喜莫名地转头向他身后看去……什么也没有啊!他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被蓝桥耍了,顿时怒火冲天!

蓝桥趁他转头时已经飞快地跑向自己的敞篷小跑车了,太慌张了,开车门时卡了一下,等她抖着手发动车子,红了眼睛的青年挥舞着藏在腰间的铁棒追到了车旁!蓝桥感觉自己头发根根炸立,控制不知地尖叫,脚下下意识猛踩油门,车蹿了出去,一瞬间就把挥舞铁棒的人甩开好几米。

“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肾上腺素狂飙,刺激过后,蓝桥兴奋不已,竟然开着车一边疯狂往外冲一边大笑起来!

好刺激!而且真的好佩服自己!临危不乱、有勇有谋!还有还有!粉随爱豆啊!贺白莲的粉丝跟她一样又丑又蠢又神经病啊!

车从负三层拐往负二层,正笑得停不下来的蓝桥看到拐弯处墙壁上印着一片雪白灯光,什么车会大白天的等在这里不动?她心头一突,敞篷小跑这时已拐过弯,迎面果然有一辆高大的越野车等在那里,一见蓝桥的车便发动了向她撞来!

蓝桥又尖叫,猛打方向,还好车小,擦着那车头斜冲了出去,猛地撞上了墙壁!

强烈的撞击令人瞬间晕眩,蓝桥趴在方向盘上,人晕晕乎乎的,耳边听到越野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她哆哆嗦嗦的扳动方向盘,心里却知道逃不过去了……顾庭岸,蓝桥默默念他的名字,你会不会很难过啊?

越野车咆哮着油门向蓝桥再次撞来!

“嘭”一声巨响!

蓝桥缓缓睁开眼睛,她不敢置信地扭头看去,只见一辆银灰色的卡宴挡在她车外,将原本冲向她的越野车撞开了。一击得中,卡宴急速的倒档向后,然后再次狠狠撞向了越野车!

巨大的撞击声,像是天崩地裂一般,越野车被狠狠挤到墙壁上,卡宴的车头也全毁了。蓝桥无意识的连声尖叫,那边从卡宴上跳下来一个人,绕过车尾奔到她面前,一把将她提了起来。

是顾庭岸,额上被割了一个很深的伤口,正汩汩的往下淌着血,将他半边俊脸都染红了,可他眼睛亮的吓人,目光灼灼的盯在蓝桥脸上,蓝桥呆呆的看着他,目不转睛。

顾庭岸也在看她,将她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确定全须全尾的没什么大事,蓝桥看到他眼神一松。

挥舞着铁棍的鸭舌帽青年这时追了上来,嘴里咆哮着叫蓝桥的名字,叫嚣着诅咒她。半边脸淌着血的顾庭安眼里暴戾之意肆虐,伸手捡起车里蓝桥的香奈儿小包,将两根细细的金属包链握成一束,他猛回身朝那人脸上狠狠抽去!

他下手又黑又准,眼都不眨,一记就抽在人眼睛上,鸭舌帽青年丢了铁棍、捂着眼睛满地打滚,惨叫声在空旷墙壁间回荡着,瘆人无比。

越野车里的司机好不容易脱身出来,从车里下来想逃跑,却被赶来的保安逮个正着。

顾庭岸的司机小李跑了过来。刚刚本来已经离开了,顾庭岸接了个电话突然又叫他调头回来,开进地下车库后顾庭岸问他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然后就叫他开着车逐层地转,最后还把他赶下来亲自开车去找,他听到撞车声连忙赶过来,被顾庭岸半脸鲜血的样子吓傻了眼……“顾总,”小李哆哆嗦嗦的,“快去医院吧!”

顾庭岸恍若未闻,俯身去抱卡在座位里的蓝桥,蓝桥也真是不懂事,像是没看到他伤那么重一样,张着手主动要他抱,抱上去了就静静搂着他脖子,起先是啜泣,哽哽咽咽的像细细的针扎人心头,后来被顾庭岸按着脑袋说了句“草包”,突然就哭得泪如雨下。

“你会不会很难过啊?”蓝桥抱着他的脖子,哭得肝肠寸断,“我一想到我死了你孤单单一个人,就怕你会很难过!”

伤口的血流进眼睛里,顾庭岸眼睛里血红一片,手上用力按住哇哇大哭的她,他咬牙切齿:“多管闲事!你死了也是埋进沈家祖坟,跟我有什么关系,沈太太?”

蓝桥哭着去亲他,却发现血流得到处都是,没处下嘴,她只能掉着眼泪望着他,哭哭啼啼地发誓:“我明天就去办离婚,我改嫁给你!”

“……”顾庭岸嫌弃地看着她,“谁说要娶你?我求婚了吗?”

蓝桥哭着给了他一巴掌,轻轻落在他下巴上,顾庭岸无奈又嫌弃地瞪她,手臂一用力,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离出口处还有很远,他伤口一直在流血,蓝桥身上衣服都染红了好几块,她吸着鼻子担心地对他说:“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顾庭岸不回答,被她催急了,不耐烦地说“没事”。

“你流好多血!”蓝桥心疼又痴迷地看着他。

满脸满脖子血的人,居然露出按耐不住的得意笑意,虽然细微,虽然语气依然不耐,却掩饰不住眼角眉梢的飞扬神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像我这种人,娶媳妇本来就不容易,这点代价还算轻的。”

他难得说句好听的,蓝桥感动得不行,都不嫌弃他了,噘着嘴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下,顾庭岸垂眸看她,滴着血那么恐怖的样子,却英俊得闪闪发光。

**

警察和急救车陆续赶到,长枪短炮的记者们也来了,顾庭岸抱蓝桥上急救车,被他们拍了个正着,好事的记者涌上来向他发问:“顾先生,听说刚才是您奋不顾身的救了蓝小姐,请问她是您的真爱吗?那贺舒呢?”

顾庭岸侧身挡住怀里人的脸,皱着眉一言不发,蓝桥微微一动,他不耐烦的低喝:“你再动!”

蓝桥肩膀缩了一下,小声对他说:“都这样了,你就承认一下呗!”

顾庭岸低头瞪她,她却讨好的朝他笑,表情贼兮兮的:“你承认,我也承认。”

顾庭岸想说有什么好承认的?你一直是我的小桥。

我可能会一生孤苦悲惨,我也许空度年华至死,或者因寂寞了无生趣匆匆逝去,你可以永远是别人的妻子,但我的爱只给过你,你一直是我的小桥!我可以与你一生不相见,但没有任何人与事能改变这一点。

眼前她的脸越来越模糊,天色也仿佛暗了下来,顾庭岸迟迟的觉得似乎不对劲,张嘴想叫她一声小桥,下一秒却蓦然失去了意识,抱着她一起倒了下去。

蓝桥前一刻花团锦簇,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莫名其妙,等医护人员一拥而上把她扶起来、把昏迷的顾庭岸抬上车,她还木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记者们挤在救护车门边咔擦咔擦的拍照,闪光灯如海,躺在那里的顾庭岸正接受急救,蓝桥从模糊的视线里看到他的脸,那么平静的闭着眼睛、毫无表情。她眼前白茫茫一片,心中亦然。

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顾庭岸……她叫他,张着嘴却没能叫出声音来,耳边嗡嗡嗡嗡的,似乎是他在说话:“……得势不饶人,总是当全天下就你最厉害、别人随便你欺负……结果呢?到底是谁倒霉?”

“顾庭岸!”蓝桥突然尖叫出声、向他扑去,被医护人员一边一个按住,她疯狂的挣扎,却眼睁睁的看着躺在那里的人口鼻都喷出血来!蓝桥心里涌起巨大的恐慌和疼痛,像是令人窒息的海水淹没了她,她眼睛瞪的很疼、浑身都疼,这糟糕的时刻令她几欲立即死去,却又令她倍觉似曾相识……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