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个人中心 | 加入书架

2,老司机翻车了

发布:2020/7/21 11:50:09

加入书架

PART2

转眼双方就对峙了整整一周,宋儒儒斗志昂扬,倒也有几分好奇她的邻居究竟是什么人。但几次想敲门都忍住了,毕竟在这场较量中只有先认输的人才会主动上门,而宋半仙得等着对方上门。

这天早上,宋儒儒给自己煮了一碗鸡丝粥。昨晚对门的门头上多了一只金蝉,她半夜没睡赶着三更时分在门口放了一只鎏金铸铜大公鸡,那尖喙正对着金蝉,想来那人今天一出门就能看到这公鸡吃虫的景象了。

刚盛了一碗粥还没吃两口,门铃就响了。

宋儒儒打了个激灵,看来对门是扛不住来求饶了,她忙不迭放下筷子冲过去开门,开门前把刘海往后一撩,让自己看起来更加霸气些。

房门一开,门口竟然站在小区物业和一位民警,宋儒儒心头一咯噔,来不及失望,只觉得情况不妙。

“这都是你的……”物业指着她门外的公鸡,葫芦还有麒麟,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些物品,憋了半天才把这句话说完,“……装饰?”

“嗯,是的。”宋儒儒老实回答。

“这里是公共区域,又靠着消防通道,不允许摆放对方私人的……”物业咬牙艰难地说,“……装饰。”

民警上前一步,语气可没有物业对待业主那么温柔了,“《消防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阻塞、封闭安全出口,现在我根据《消防法》第六十条第三项的规定对你处以五百元罚款,并且马上清理所有的物品。”

宋儒儒自知理亏,只能暗暗肉疼,接过罚单的时候她脑中灵光一闪,抬手指向对门的方向,“那、那对面呢?”

“对面?”物业和民警一齐转头看去,“对面怎么了?”

“对面还有石狮子呢!”宋儒儒急了,她的东西都是摆着而已,对面可都是结结实实固定在门口的啊!

哪知她冲出家门,却见对面门前空空如也,一如她刚搬来那天一样干干净净,哪有石狮子、乾坤剑和关二爷了?

宋半仙闯荡江湖有二十年了,头一次老司机翻了车。

====

物业和民警一走,宋儒儒撸起袖子冲到对面门前,仔细看地上还有水泥的残余,门上钉玄铁乾坤剑的地方还有几个钉孔,要不是残留的痕迹,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撞鬼了。

她细细回忆了一下,昨天半夜她放公鸡的时候,门口的东西都还在,现在才八点,差不多也就是她放了公鸡回家睡觉的时候,这家伙开始清理战场的,也亏得他手脚麻利,连水泥固定的石狮子都能给挪走了!

这世上会有这么巧的事吗?

他半夜清理战场,偏就今早物业和民警来检查消防通道?

宋儒儒不用塔罗牌也不用掐指算,也知道肯定是这家伙去举报她的!

战局发展到今天,原本干净纯粹的比赛却被某些人卑劣的灵魂而玷污,宋儒儒输得冤枉更憋屈,为此她必须替自己出一口恶气。

友好的门铃也不按了,宋儒儒愤怒地捶向大门,刚落下一声,门就开了,倒让原本打算猛击几下的她有些措手不及。

大门缓缓打开,里面的人似乎并非因为宋儒儒而开门,只是恰好正要出门罢了,因为他低着头整理自己的衬衣的衣领,并没注意到门口站着一个怒火能够点燃整栋公寓的女人。

他个头很高,宋儒儒气呼呼地昂着头也只到他的下颌,流畅的下颌线一路滑过喉结没入驼色毛衫里的衬衣领口,身上有一股淡雅隽永的香气,是沉香木屑焚烧的气味,清雅不俗。

那股香气让宋儒儒一时晃了神,竟忽略了他无视自己的行为。

他抬头准备穿鞋的时候才看到她,清俊的五官只微微一动,神色依旧平淡如水。

“你是……”

他一边开口一边打量着宋儒儒,她一早起来还穿着珊瑚绒的睡衣,只在外面套了一件长羽绒衫,浅亚麻色的短发堪堪齐耳,露出光洁的额头,因为还未梳洗,面颊的一侧还粘着一些碎发,饱满的脸颊泛着愤怒的红晕,一双眼睛此刻瞪得像铜铃,连声音也是中气十足的:

“我是你对门!”

“啊……”他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抬手指向宋儒儒家门口的满目琳琅,“你是那个大公鸡……”

大公鸡这三个字,此时此刻无疑是在已经起火的宋儒儒头上浇了一桶汽油,瞬间火光冲天。“你还好意思提大公鸡?大家同道中人切磋较量,你比不过我竟然干背后举报的勾当!看你长得相貌堂堂,没想到这么卑鄙无耻!”

他微微蹙眉,思考了几秒,然后摇摇头,“我没有举报你啊。”

宋儒儒简直不敢相信,这男人长着一副好皮囊却不但无耻还无赖,她赏给对方一个上可通天白眼,冷笑一声,“哼,不是你举报我,你会这么巧赶在民警检查前把东西都收了?”

“啊……”他第二次发出这样不急不慢的声音,尔后浅笑了一下,那笑容坦然又磊落,“每个月五号是例行的消防检查,你不知道吗?”

“……”宋儒儒一下愣住了,原本含在嘴里酝酿好的话语一时间全堵在了喉咙里,隔了好一会,她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我是……上周新搬来的……你不知道吗?”

他再次摇了摇头,那淡淡的表情透着一股与身俱来的无谓,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衬得宋儒儒小题大做,就连这一周的较量都变了味儿,像是她一个人在较真死磕,而对方却云淡风轻!

他抬手看了下腕上的手表,轻声说:“不好意思,我要出门了。”

宋儒儒还僵着没动,他关上大门,小心地侧身从她身旁擦过走向电梯。电梯门开,他迈步走进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转脸对她说:“要是还有别的事可以等……”

他的话还未说完,宋儒儒已经背对着他抬起右手摇了摇。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说的?

电梯门缓缓关上,宋儒儒转过身来,她深色的眼瞳像几经淬炼而光芒冷厉的刀刃,这个仇,她记下了。

====

宋儒儒一进社里,就被苏叶拦在了门口。

“儒儒,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今天你要上节目的啊。”苏叶惊诧地打量着宋儒儒,她穿着运动服加羽绒背心,脚上是一双运动鞋,头发都没打理,有一边还翘着。

“通告费的就三百的节目,难道我要花三千打扮自己嘛。”宋儒儒没好气地说,其实她原本是准备打扮一番的,但一早触了霉头,根本没空化妆选衣服,所以破罐子破摔了。

“也许你上了节目能接到三万的顾客呢!”苏叶笑着说。

宋儒儒微微眯眼,“那我得去配个圆墨镜才行,一看就是神算子。”

“哎!”苏叶摸了摸下巴,“要不咱去买一副吧!”

午饭后,宋儒儒就被苏叶押到了电视台,临下车前,苏叶给她抹了个水红色的唇釉,满意极了,“唔,看着还不错,青春活泼,和那帮老学究不一样。”

宋儒儒参加的是一档学术访谈节目,虽然她平日的工作看着不大严肃,但实际上身为C大古代哲学专业的硕士,宋儒儒研究易学玄学可有不少年头了。今年年初海昏侯墓出土的简牍进入到文字释读和研究阶段,目前已经释读出《论语》《易经》《礼记》这些典籍。趁着话题热度高,节目组就做了一期关于海昏侯墓出土典籍的访谈节目。为免节目晦涩收视率低,所以除了邀请考古鉴定的专家,还请了一位研究易学的来活络一下气氛,毕竟央视《百家讲坛》谈《易经》的时候可是相当火热的。

其实海昏侯墓的典籍释读宋儒儒一直有关注,因为《周易》里卦序和乾元用九的问题困扰了她多年,现在业界都指望海昏侯墓能释读出《连山易》和《归藏易》,这样三易合一,或能有所突破。

因为弄丢了苏叶给的资料,宋儒儒临时抱佛脚,到了录制后台才大致了解了情况。编导给她一份题本让她做准备,“本来还有一份嘉宾资料给你看的,现在找不到了。”

宋儒儒题本都来不及看,哪顾得上管其他嘉宾,“不用了,我又不是主持人。”

直到节目开场前三分钟,宋儒儒才把题本看完,对各种问题也都有了大致的腹稿。作为一名合格的半仙,除了要术业精湛,更要舌灿如莲,黑的说成白的那不是本事,把黑色说成彩虹,那才叫合格。所以上访谈节目,宋儒儒从不慌。

录影棚中央的女主持在做最后的整理,灯光音响准备就绪,编导领着她站到录影棚后方的右侧,给她指路。“一会主持人说到你的名字,你就从这里上去,坐在主持人右边,另一位嘉宾从左侧上去,他坐在主持人左边,他比你先上台,你看他上去就可以准备了。”

编导说着抬手向影棚左侧指去,宋儒儒顺着他指尖的方向看去,十来米开外的地方,站着一个清逸挺拔的人,身后是昏暗的后台,他立在明暗之间,神色淡然,那目光犹如落雪的夜晚,幽黑又清冷,仿佛天地都混沌一片,并不落入他的眼中。

这一眼宋儒儒看得分毫不差,就像她昨晚清清楚楚地看到对门门头上那只仅有一寸长的金蝉那么清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对不起,你需要登录才能使用此功能

立即登录